當前位置:首頁 >> 資訊 >> 管理文庫 >> 正文
有創意的解決方案通常就隱藏在問題內部,但人們常常忽略這一點
來源:中國丙綸網 - 中國纖維網旗下網站 添加人:service4 添加時間:2019-11-8

    

“有創意的解決方案通常就隱藏在問題內部,但人們常常忽略這一點。”

在參加以色列SIT咨詢培訓公司的創新授證培訓之前,我從未想過創新居然可以有章可循。

在那次培訓課上,有學員問主講老師:“如果整門課程只講一個點,您會講授哪一點?”老師毫不猶豫地回答:“封閉世界原則(Closed World Principle)。”

什么是封閉世界原則?

一個彎管故事

1988年,SIT公司創始人之一的羅尼·霍羅威茨(Roni Horowitz)還是希伯來大學航空工程系的一名學生。

一天,一本工程雜志上的一句廣告詞引起了他的注意——“40小時教會你發明創造!”他想,既然有人敢于聲稱40小時教會我如何發明創造,其中必有乾坤。沒有絲毫猶豫,他馬上報了名。上完第二節課,他就知道這個領域值得他為之奮斗一生。

講授這門課程的老師是基納迪·菲爾科夫斯基(Ginadi Filkovsky),曾和TRIZ(發明問題解決理論)創始人根里奇·阿奇舒勒(Genrich Altschuller)一起研究TRIZ理論。

從羅尼踏入課堂的那一刻起,基納迪簡潔而準確的表達方式就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他經常回味基納迪講述的內容,但并沒有完全領悟其中的奧妙。

有一次,基納迪布置了一個課后作業:若干金屬球在一個有折彎的管道里快速移動。在管道折彎之處,金屬球會撞擊管壁,造成管壁損壞。如何避免這種情況?

運用自己的知識,羅尼很快找到了解決方案:他先把油注入管道,然后冷卻管道的折彎處,這樣,折彎處就會形成薄薄的一層油凍,當金屬球撞擊折彎處時,這層油凍可以起到緩沖作用。

在課堂上,他展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。“非常棒!”老師稱贊道,“但是我會向你展示一個更有意思的解決方案。”羅尼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還有更棒的方案?!

這是基納迪的解決方案:用金屬球來保護管道折彎處!

他先在折彎處加工出一個凹槽,這樣,不少金屬球會堆積在凹槽處。當其他金屬球在管道中快速移動時,它們必然會朝著折彎處沖過去,這一沖擊力會迫使堆積在凹槽處的金屬球繼續停留在原處。也就是說,在管道里滾動的金屬球將與堆積在凹槽里的金屬球發生碰撞,從而避免了金屬球與管壁發生直接碰撞。

在這個案例中,金屬球本來是問題的始作俑者。但是,這么一設計,金屬球反而變成了解決方案。這一思路讓羅尼甚為欽佩。但是,讓他疑惑的是,為什么他沒能構思出這么精妙的解決方案?

這一疑問一直縈繞在他心頭,直到有一天他在回顧所有創意性解決方案時,突然注意到一個幾乎所有方案都具有的共同特征:這些解決方案沒有添加任何新的組件,都是在問題本身所在的世界之中尋找答案!

以折彎管道為例,羅尼提出的方案是往管道里注油,但是,油在原有系統中并不存在,這是新的組件。而基納迪提出的解決方案沒有添加任何新的組件。

羅尼為自己的這個發現感到欣喜不已,并通過試驗驗證了這一假設。由此,他提出了封閉世界原則——解決問題或創造新的解決方案時,應該盡力利用產品或系統本身以及相鄰環境中已有的資源。

封閉世界原則的運用

一天晚上,羅尼·霍羅威茨和《微創新》作者之一的雅各布·戈登堡(Jacob Goldenberg)忙完了手頭的工作,準備開車回家。走到停車場,他們發現汽車輪胎癟了,只好動手換輪胎,但輪胎的螺母銹住了。怎么辦?

他們可以用充氣泵給輪胎充氣,但當時找不到充氣泵。他們可以用金屬管套在扳手上,然后用力扭動扳手,但找不到金屬管。當然,他們也可以搭乘其他人的車去最近的服務區,但那時已是深夜。于是,兩個人決定從汽車本身尋找答案。

羅尼剛說出“我們得在車里或車子附近找工具來擰動這該死的螺母”,雅各布就找到了答案:車上帶的千斤頂。他們可以利用千斤頂給扳手施力,擰開螺母,然后換掉輪胎。

這一經歷讓他們豁然開朗:“原來有創意的解決方案通常就隱藏在問題內部,但人們常常忽略這一點。”

當然,換胎不過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個例子,解決方案是否有創意,影響還不是那么大。哪怕你沒有找到解決方案,或解決方案不是那么有創意,最壞的結果不過是你在辦公室里窩上一晚,或為了換胎多付些金錢或時間而已。但有的時候,能否在封閉世界里找到解決方案,關乎著生死。

1970年4月11日,阿波羅13號航天飛船從肯尼迪航天中心起飛。飛行55小時后,飛船上的氧氣罐突然爆炸,不僅破壞了飛船的生命支持系統、導航和電力系統,還在飛船的外殼上炸開了一個洞。3名宇航員不得不離開指令艙,轉移到登月艙,隨即返回地球。

然而,雪上加霜的是,另外一個致命危險出現了:登月艙里的二氧化碳濃度越來越高。按照設計,登月艙里的二氧化碳過濾裝置可以滿足2名宇航員的需求。現在,登月艙里有3名宇航員,而且返程需要4天。所以,他們急需解決的問題是,怎么降低二氧化碳濃度?

地面的工程師想到了指令艙,那里的過濾裝置可以解決這一難題。但挑戰在于,指令艙里的過濾裝置是方形的,而登月艙里的過濾裝置是圓形的,如何將兩個不同形狀的過濾裝置連接起來?

解決方案遠沒有我們想象得那么簡單。

如果擱在平日,這個問題根本難不倒美國航空航天局(NASA)的工程師。他們有充裕的時間、大把的資源來設計過濾裝置。如果有必要,他們甚至可以打造一個純金的過濾器。

但是,此時此刻,工程師必須利用飛船里現有的資源迅速找到可行的解決方案。

電影《阿波羅13號》再現了當時的挑戰:項目經理把大家召集到一起,然后把飛船里所有的物件一股腦地扔在桌子上,明確告訴大家,解決方案只能使用桌上的物件。別忘了,他們還得跟不斷升高的二氧化碳濃度賽跑。時間就是生命!

最終,工程師給出了解決方案。宇航員先從指令艙拿出方形過濾器,然后用軟管一端與方形過濾器的前端連接。接著,用紙板做出一個弧形,覆蓋在過濾裝置上面。再用一個塑料袋套住弧形紙板和過濾裝置,形成一個封閉空間。二氧化碳過濾器制作成功了!

這一解決思路與羅尼的封閉世界原則不謀而合:利用系統內的資源解決問題。在這個案例中,封閉世界就是飛船,工程師提出的解決方案只能利用飛船上的資源。

框架內思考 vs. 突破框架

羅尼·霍羅威茨和雅各布·戈登堡認為,解決方案的創意指數往往與問題所在的原點的距離成反比,即激發靈感的素材距離問題越遠,創意指數就越低。

在封閉世界里尋找解決方案,這看上去有點反直覺。我們一般認為,創意意味著你要突破常見的框架,在框架之外尋找答案。

這就是頭腦風暴等方法大行其道的原因,其背后的假設是隨意性可以刺激靈感。就像你隨手翻開字典的某一頁,任意指定一個單詞,然后據此聯想,看這個單詞與你要解決的問題之間是否存在一定關聯。

但是,實證研究并未證明天馬行空的想法可以催生出更多創意。相反,以羅納德·芬克(Ronald Finke)為代表的心理學家的研究表明,如果你將需要考慮的變量限定在一個范圍之內,你更有可能找到創意。

其實,當人們在有限的范圍內尋找解決方案時,注意力反而會更加集中,這有助于當事人把自己的聰明才智發揮到極致,并最大程度地挖掘現有資源的潛力,由此迸發出的創意有時會讓人嘆為觀止。

在朝鮮戰爭的上甘嶺戰役中,志愿軍戰士唐章洪在副炮手負傷、迫擊炮支架缺失的情況下,采用單手擊發迫擊炮的方式,創造了3分鐘發射53發炮彈的奇跡,將迫擊炮的性能發揮到極致。

夜間射擊時,他沒法看到彈著點,只能朝預定方位盲射。但是,他早已測量好不同方位的射擊諸元,只要步兵報出方位,他依然可以做到彈無虛發。在整個上甘嶺戰役中,他一人打壞3門迫擊炮,殲敵400多人。

又比如,以色列三分之二的土地為沙漠和山地,只有20%的國土可以直接耕種,人均耕地面積只有1畝。此外,以色列氣候干旱,降雨量偏少,年均降水量約200毫米,人均水資源270噸,不足世界人均的3%。

但是,以色列的糧食自給率高達94%。他們是如何做到的?以色列開國總統魏茨曼說過:“只要給我們一碗水,一顆種子,這個民族就能生存。”

憑借猶太人堅忍不拔的意志和聰明才智,他們在封閉世界里尋找解決方案。無論是滴灌、海水淡化、谷倉儲存、種子培育,還是奶牛養殖,在這些技術上,以色列均位居世界前列。

相比那些原本自然資源豐富,最終卻陷入資源詛咒的國家,以色列創造的奇跡是否引起我們深思?當我們擔心手頭資源不足,難以創新時,我們是否可以借鑒封閉世界原則,在系統內尋找解決方案?

這個世界的許多自然資源都有可能消失殆盡,唯有我們頭腦之中的創意可以綿延不絕,永無止境。我們不妨向內看,激發彼此的智慧,開啟一次不一樣的創新之旅!

作者:劉濱
來源:世界經理人

买马生肖表2019年资料